狩猎:舆论永远是最容易摧毁人的利器


小编合起电脑,看着天花板,心中满是对主人公的同情,以及对愚蠢群众的愤恨。

卢卡斯是小镇里的幼儿园教师,不论在校内或校外都深受着孩子们的喜爱,甚至有时会被孩子们“欺负”。

一天,卢卡斯刚买完东西,在超市门口碰到了和父母走丢的克莱尔。他问克莱尔是不是不想踩到路上的网状线条,克莱尔摇了摇头。

于是卢卡斯将克莱尔领回了家,他答应克莱尔,一个人注意方向,另一个注意路上的线条。

卢卡斯和克莱尔的爸爸西奥是多年的好朋友,在感谢将女儿送回家后,西奥问起了卢卡斯与前妻的事,卢卡斯敷衍了事,不愿提起。

但十分了解的西奥却说:“看着你的眼睛,我就知道你有没有在说谎。”卢卡斯笑了笑,寒暄几句后回入家中。

卢卡斯已经接近中年,却还没有什么高收入的工作,妻子目前只让他一个月最多见两次儿子,他也经常为了这事而和妻子在电话里争吵,但奈何自己一直处于劣势。

正值青春期的哥哥在客厅跑动着,他总是给克莱尔看一些色情图片,缺少关爱的克莱尔蜷缩到墙边发着呆,不知道要做什么。

清晨,上班经过的卢卡斯碰见了独自坐在屋外的克莱尔,屋里则是父母在争吵谁送她上学的声音。

克莱尔感到了卢卡斯对她的关心,逐渐对他产生了强烈的好感。他在卢卡斯和其他男孩玩闹时偷偷亲了卢卡斯的嘴,还送给了他一个亲手制作的爱心。

午饭前,卢卡斯找来克莱尔,教育她亲吻只能给爸爸或者妈妈,并要将爱心还给了她,然而克莱尔却只说了句“这不是我的”,便走向了别处。

放学后,幼儿园园长在办公室看见了克莱尔,闷闷不乐的样子引起了园长的注意。院长哼起了儿歌想逗她开心,但却被克莱尔的话打断。

园长顿了一下,但又微笑着问起原因。“他很蠢,长得丑”,克莱尔答道,“还有小弟弟”。园长笑着告诉她,每个男孩子都有啊。

成年男子们外出猎鹿归来,兴致勃勃办起了酒会。众人喝着,卢卡斯接到了女老师纳迪亚的电话,原来是对他有好感,想约他出来。

聚会过后,纳迪亚找到卢卡斯并来到了他家。那一晚,自然是发生了许多故事…

一大早,园长把卢卡斯叫到了办公室,告诉他有孩子指控被他性侵,卢卡斯还来不及解释,就被园长告知他将被放几天假,等事情调查清楚后,再通知他。

没过多久,园长请来一位心理医生,并让他和克莱尔开始了谈话。但克莱尔显然已经消了气,毕竟只有她知道那根本就是自己编造的谎言罢了。

心理医生一直用语言将她向性侵方面引导,然而克莱尔一心只想出去玩,只顾点头,哪在意对方的话是什么意思。

园长很快把孩子被某人性侵犯一事告诉了克莱尔的妈妈,并瞒着卢卡斯在家长会上把这件事说了出来,并提醒其他家长注意自己的孩子有没有什么异常。

半夜,儿子马库斯给卢卡斯打来电话,告诉他园长把事情告诉了妈妈,妈妈不会再让他们父子见面了。

卢卡斯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,第二天去幼儿园找了园长,但园长对他却是各种躲避。“这事与我儿子无关!”卢卡斯大声喊道,“不要把我的家人扯进来!”

卢卡斯来到了西奥家,想要解除误会,但西奥不相信卢克斯说的每一句每一字,他把卢卡斯抵在墙上:“如果你真的碰过我女儿,我会亲自朝你头上开一枪”。

怀抱中的克莱尔告诉妈妈卢卡斯什么都没做过,之前只是自己在胡说而已。妈妈却不以为然,认为这只是因为女儿产生了选择性遗忘症。

其他家长们也担心起自己的孩子来,卢卡斯的女朋友纳迪亚被叫去谈话,这让他也开始怀疑起了眼前的卢卡斯,不知该不该相信他。

卢卡斯眼眶有些泛红,他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就连女朋友也不相信自己了,卢卡斯已经无话可说,把纳迪亚赶出了家门。

克莱尔在之后的日子里得到了几乎所有人的关爱,这些爱可是她之前可遇不可求的。但自从变成了受害者,一切都和往日大不相同了。

转眼到了十二月,在一个下着雪的清晨,卢卡斯被急促的敲门声和宠物狗芬妮的吼叫声吵醒,门外是马库斯,见到儿子来了,卢卡斯激动地抱了上去。

马库斯为爸爸的遭遇感到难过,擦着眼角的泪水。马库斯的教父来了,他听到卢卡斯这几个月的遭遇后,不断斥责这那些表面朋友。

马库斯来到镇上的超市买东西,却被老板告知不欢迎他们父子,让他们以后不要再来买东西了。

他以寻找钥匙为由来到了西奥家,马库斯祈求西奥帮帮爸爸,但所有人都无动于衷。紧接着马库斯开始质问起克莱尔:“为什么要撒谎!”

“为什么要撒谎!!”马库斯一句一句逼着克莱尔,而对方只是呆呆地望着。大人们拉着马库斯。但他没有停止质问,还向克莱尔吐了一口口水。

马库斯连夜赶到了教父家中,在受到教父安慰后与其家人一起聊起了自己的父亲。

教父告诉众人,卢卡斯明天会出席预审,结果要么是法官判定审前拘留,要么判定证据不足。

但事实却是,他们家根本没有地下室。孩子们都太有想象力了,不过这样看来,一切都还有希望。

卢卡斯被判无罪释放,父子相拥在了一起。教父和兄弟们将父子二人送回他们的家。被关了一天一夜的芬妮终于有机会去上个厕所。

父子二人在厨房准备着晚餐,聊的正开心时,一块石头飞了进来。卢卡斯让儿子待着别动,拿着球棒打开了家门。

卢卡斯愤怒地大喊着,但却没有人回应,他看见地上放着一个黑袋子。走进打开一看,里面是芬妮的尸体。一旁的马库斯愤怒不已,发誓要杀死那些人。

平安夜,卢卡斯来到超市买猪排,但销售人员却拒绝卖给他,勒令他滚出去,并揍了他一拳。几个人将他扔出超市,用罐头将他砸得头破血流。

正巧西奥一家正准备去购物,西奥看到曾经的好友这般惨状,不忍地低下了头。一旁的克莱尔问到,芬妮去哪了?

夜晚,卢卡斯装扮整洁踏进了教堂,一旁所有的人都不再待见他。祈祷时,他不断地回头望西奥,眼眶中盈满了泪水。

他走向西奥,他将圣经扔向了西奥,一拳接一拳打着他,他抓着西奥的头:“看着我的眼睛,你看到了什么?”

卢卡斯表示食物很好吃,并告诉他:“你可以走了,如果你想的话”。西奥却回应说:“我想再待会,如果你同意的话”,二人在微弱的灯光下陷入了沉默……

一年后,马库斯的成人礼上,卢卡斯和镇子里的关系在表面上都有了缓和。就餐时看到门外的克莱尔,她依然在为网状线条而烦恼。

早晨,卢卡斯在教儿子如何狩猎,在他独自寻找猎物时,一颗子弹穿过他的头发,打在了树干上。

舆论确实可以摧毁一个人,刚开始看的时候小编十分讨厌克莱尔这个小孩儿,但越看越又觉得她实属可怜。

她只是想得到关爱罢了,可因为卢卡斯的拒绝,赌气说了谎话,她显然不知道这对卢卡斯的影响有多大。

当谣言开始散播,一切便一发不可收拾,群众的智商接近为零,大家幻想自己站在道德制高点上,认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哪里有错。

他们不会认真思考问题,更不会去挖掘真相,或许在他们眼里,真相早已不重要。

看完电影,小编只希望大家都能好好的,互相理解互相体谅,当你和朋友发生矛盾误会的时候,一定要理性地想想他在你眼中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。

Leave a 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